108UBA/留下來的學習—–文化大學 徐玉蓮

對於認識女籃生態的球迷而言,107學年度是很特別的一年。上承國泰體系,下接淡水商工、永仁高中兩大HBL女子組強權,文化大學多年來都是UBA女子組的一方之霸,自從86學年度出征公開一級開始,文化在22年內拿下16座女子組冠軍,最差成績也不過是第三名,等於每年都可以在最後一個戰場上還看到文化的身影。



但這個情況在107學年度破功,文化大學不只先在循環賽敗給台灣師大,終止跨季60連勝的紀錄,還在六強賽遭到世新大學狙擊,連四強都進不去,無緣小巨蛋舞台。



這個衝擊不只震驚女籃生態,對文化大學徐玉蓮來說也是很大的挑戰,徐玉蓮畢業自淡水商工,淡商在HBL的歷史沒有文化那麼誇張,但也的確是女子組知名的傳統強權,徐玉蓮高三時,淡商從永仁高中手中奪回了睽違四年的HBL后冠,而在加入文化大學的前兩年,他延續了連年前進小巨蛋的成績,直到上學年才跟著文化的提前落敗而中斷。

請繼續往下閱讀




但這段遭遇還有一段背後的故事,2018年WCBA的規則修正,取消選秀制度,又趕在2019年可能限制港澳台球員登錄人數之前,讓港澳台三地的女子球員出現挑戰WCBA的最佳時機,台灣也有多位球員因此西進,國泰身為台灣女籃強權,等於因為這樣的改變而流失許多戰力,導致她們必須提前登錄許多原還能在UBA出賽的球員,間接造成文化大學戰力下滑。



「晉升」國泰的球員,如果還在UBA,就會是文化的高年級戰力,但年齡相仿的徐玉蓮卻沒有在名單內,反而是留在文化,繼續出征UBA戰場,徐玉蓮說:「原本的戰友不在身邊,剛開始會覺得有點孤單,但是教練(同為國泰、文化教練的鄭慧芸)給我很多機會,重要的是能讓我好好學習,我覺得是更重要的。」



徐玉蓮認為,如果自己跟著進入國泰,前面會有很多學姊,對她來說當然有可能會很輕鬆,跟大家一起比賽就好,但留在文化,他要當個稱職的學姊,學著幫助全隊前進,對自己的未來才會更有幫助,「去年沒打進四強,今年壓力真的很大,但是這兩年的學妹都很努力,有的學妹去年經驗不夠,今年也進步很多,所以我更告訴自己一定要站出來,當球隊需要我的時候就要能幫助大家。」

請繼續往下閱讀



徐玉蓮說到做到,今天是六強循環賽的最後一天,文化面對台北市大,雖然輸球也有機會晉級,但是贏球就能靠自己拿到四強門票,鄭慧芸知道排在當日第一場比賽,叫球員不要多想,文化從開賽就壓著已經晉級的台北市大打,終場86:62輕鬆獲勝,徐玉蓮攻下全隊最高的27分外帶7籃板,第三節正是她連續取分,一下子把領先拉開到30分以上,也斷了北市大追分的懸念。



終於在苦戰後重返四強,徐玉蓮一直給自己正面的思考,她說:「我一直都相信我們有四強的實力,從來沒有想過這次還會掉出四強,但我也一直告訴自己,這場比賽一定要贏,也一定能贏。」一直主動跳出來的她,終於幫助文化擺脫前兩天連續吞敗的低迷,先從對佛光大學的大勝開始,這兩天再擊敗台灣大學、北市大,終於「如願」前進四強。



研究所一年級的徐玉蓮,還沒決定明年是否還要再替文化大學出征,但已經抱著「這會是最後一次UBA」的心態,誓言要好好調整,在四強努力往前邁進,平心而論,以近年戰力來說,若徐玉蓮加入國泰,前面勢必擋著許多位置相仿的學姊,而文化若能吸收今年淡商和永仁畢業的兵源,下學年的戰力勢必有所提升,只是對徐玉蓮來說,不論HBL或UBA的冠軍她都已經拿過,接下來的目標,主要還是在球場上能更進步,替未來要繼續走籃球路的自己增添更多本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