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世界杯到歐洲杯,德國隊用3年時間糾錯卻一敗塗地

從世界杯到歐洲杯,德國隊用3年時間糾錯卻一敗塗地。

可以輸,但絕不能跪著死,這是德國足球一個多世紀的鐵律。不幸的是,從2018世界杯到2020歐洲杯,德國隊的出局軌跡如出一轍。

面對取勝意志更加堅定的東道主英格蘭,上半時還有來有往的德國隊,在丟球之後迅速選擇了繳械投降。從主帥後知後覺的換人調整,到越踢越沒心氣的場上球員,長達3年的重建,收穫的仍是失落。賽后淚灑球場的基米希,或許是德國隊將士心緒的縮影。然而,從備戰到正賽的系列失誤,似乎早註定了這個悲情的退場夜。

勒夫將卸任德國隊主教練。圖/IC PHOTO
調整不力,勒夫固執己見

75分鐘0比2落後,主帥還能在火山口上坐多久?勒夫淡定表示:「我可以一直等到比賽還剩3分鐘結束!」復盤這場全無亮點的出局之戰,被動情況下始終堅持不調整的勒夫,似乎忘記了還有換人一說。

勒夫僅使用的3次換人,都是對位調整,埃姆雷·詹和薩內分別換下金特爾和戈森斯,穆夏拉補時階段換下體力透支的穆勒,前場人數本就不佔優的德國隊,絲毫沒有殊死一搏的勇氣,更像是提前引頸就戮。

與只帶了24人出征的西班牙、備受減員困擾的法國不同,帶足26人且未逢重大傷病的德國隊,有著16強中為數不多的完整陣容。然而,堅持3中衛踢法的勒夫,整屆杯賽都在換人問題上過於兒戲,僅有的調整更是槽點滿滿。

首戰法國,勒夫在比賽尾聲派上的薩內,幾次觸球都不著邊際,一己之力葬送了隊友的反撲決心;再戰葡萄牙,替補登場才4分鐘的埃姆雷·詹,還沒等熟悉場上情況,就被葡萄牙抓住機會打入第2球;小組收官戰面對匈牙利,救急於危難的格雷茨卡,算是勒夫本屆比賽4場比賽中唯一的調整亮點,但1/8決賽的出局時刻,對首發近乎迷信的勒夫,還是那個頑固的老人。

news-16250339932906
重回國家隊的穆勒本次歐洲杯一球未進。

「穆夏拉的上場毫無意義。球隊有5次換人機會,教練沒有用好,這是必須指出的問題。過去他的換人也經常有些疑問。」曾和勒夫在斯圖加特共事的博比奇,批評還算委婉。但巴拉克就沒那麼客氣:「勒夫等了太久才介入比賽,他一直在猶豫。」面對質疑,勒夫在告別演說中,仍舊堅持故我:「每一個人都會犯錯誤。一個教練總是根據了解的東西和信念來安排陣容。要討論陣容安排是否有錯,這對我來說是個困難的問題。」

更令人尷尬的是,德國隊的持續低迷和德國俱樂部、德國籍主帥的雄起形成了鮮明反差。拜仁去年以吊打各大聯賽之勢君臨歐洲,連續兩屆歐冠的4強和8強,都有3名德國籍主帥坐鎮,弗里克和圖赫爾幾乎已經將國腳的使用說明書放進了勒夫的辦公室。

遺憾的是,後者始終置若罔聞,不為所動。

news-16250339936225
小組賽首戰法國,德國隊攻防兩端都比較乏力。

防守挖坑,昔日強點變弱

4場比賽下來,德國隊的防守難題愈演愈烈,7個丟球是歷屆歐洲杯征程的新高,場場失球且場場率先丟球。本屆歐洲杯前,執教德國丟掉191球的勒夫,勉強還能將場均失球控制在1個以下,但如今,連這塊尚可一書的遮羞布,都被扯掉了。

比失球數更尷尬的,是德國隊丟球類型五花八門:從首戰自擺烏龍開始,對陣葡萄牙對危險人物C羅缺少貼身盯防,面對匈牙利又見證了諾伊爾的冒失出擊。而本場,小組賽進攻格外生澀的英格蘭,用如出一轍的禁區前分球、外圍傳中搶點解決了戰鬥,當斯特林和凱恩相繼輕鬆得手后,他們甚至不敢相信,在小禁區腹地,對手如此輕鬆地放過了他們。此前3場,習慣和克羅埃西亞、蘇格蘭、捷克後衛拼刺刀的他們,進球來得甚至比訓練還要輕鬆。

防守拉胯,已是2018年後德國隊的「不治之症」:本屆歐洲杯全不設防之前,首屆歐國聯和歐洲杯預選賽4戰荷蘭,德國隊丟掉了恐怖的11球,連世預賽主場面對弱旅北馬其頓,都一丟就是倆。換言之,3年間,德國隊防線遇強不強,遇弱更弱。

從貝肯鮑爾和福格茨,再到「鐵橡皮膏」尤爾根·科勒,直至2002年的孤膽英雄卡恩,從未成為日耳曼戰車軟肋的防守,如今正成了各隊優先打擊的軟肋,這是何等的諷刺?

news-16250339939797
德國對陣葡萄牙時缺少對C羅的貼身盯防。

老將復歸,象徵大於實際

盤點勒夫留給德國隊為數不多的遺產,穆勒和胡梅爾斯兩位一度被廢黜的老國腳回歸,算是讓世界杯周期的德國隊恢復了更衣室的安定團結。但僅從戰略意義而言,32歲的「二娃」和33歲的「狐媚」,對球隊的幫助屈指可數。

儘管在歐洲杯開戰前最後一場打入了回歸國家隊的處子球,但從未在歐洲杯取得進球的穆勒,本屆比賽仍舊運氣不佳。受困膝蓋傷勢,帶傷作戰的德甲助攻王始終力不從心,首戰法國無人盯防下跳起爭頂,卻完全沒有碰到皮球;末戰英格蘭,又揮霍了全場最接近進球的單刀機會。節奏偏慢、更多靠意識和球感創造機會的穆勒,和整體提速的球隊著實不搭調。4場比賽穆勒總共6次射門,只有1次射正,沒有進球,只有和葡萄牙的比賽中有1次助攻。對比世界杯16場10球的輸出效率,委實扎眼。

比起有傷在身、註定無法全力以赴的穆勒,胡梅爾斯的回歸更像是一場折辱:小組賽揭幕戰,多特隊長是三中衛里整體表現最可靠的一個,但偏偏是烏龍球找上了他,而他轉身緩慢的弱點,更是被對手持續集火打擊,狼狽回追屢見不鮮。此情此景,連俱樂部老隊友施魏因斯泰格都不免感慨:「這可能是他們兩人的最後一場國家隊比賽。」

從2019年單方面宣布放棄穆勒、胡梅爾斯和博阿滕,到今年3月「收回成命」,一度絕情的勒夫,最終仍不免從眾。但強行植入的老將們,帶來的不是化學反應,而是雙輸。

news-16250339942228
亨德森與胡梅爾斯(右)爭搶頭槌。

戰略放棄,早已註定出局

「終場哨響之後,我看向了勒夫,一種悲傷的感覺湧上心頭。他是一個偉大的人,我們都欠他很多,他塑造了一個偉大的時代,而這個時代就這樣結束了,這真是太可悲了。」賽后,隊長諾伊爾不無感慨。

然而,早早出局的命運,從3月勒夫宣布提前離任時,似乎就已經註定。

2018年世界杯小組墊底出局的夢魘之後,勒夫數次試圖令球隊劫后重建,但結果是喪師失地,一潰再潰。歐洲杯預選賽客場3比2絕殺荷蘭,曾讓德國隊一度看到了曙光,但伴隨著次回合在家門口2比4慘遭逆轉,自信心再度被摧毀的戰車,過去兩年更是「打擺子」般起伏不定。

news-16250339945571
本次歐洲杯德國隊的目標似乎就不是冠軍。

去年11月17日,2021年各項賽事保持不敗的德國,毫無徵兆地在塞維利亞6球慘敗西班牙,國內輿論沸反盈天,這本是拿下勒夫、另覓新帥的最佳窗口期,然而,繼續對老帥投信任票的足協,卻選擇了唾面自乾。畢竟,彼時涉嫌逃稅、又陷入宮鬥的足協,自顧尚且不暇,哪有臨戰換帥的魄力?

待到3月,伴隨著勒夫確認離任,已經歸心似箭的弗里克遲遲沒有官宣,也令球隊氣氛進一步弔詭:一方面,佔據國家隊主體的拜仁系國腳,既期待與俱樂部主帥合作,但和勒夫多年並肩作戰的感情也無法割捨;另一方面,受夠了3年來詰責的國腳們,卻也想換帥如換刀,在2022世界杯之前換個活法。

糾結的雙重情緒之下,這屆德國隊似乎從一開始,就沒有把爭冠作為終極使命。然而,距離卡達世界杯只剩一年,距離下屆本土歐洲杯也不過3年,過去3年越踢越沒心氣的德國隊,還有幾個3年可以揮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