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共同努力的目標!』 – 劉延龍

「我高一都會跑給教官追!」劉延龍笑著回憶這三年的點滴表示:「那時我們規定一點四十才能才學校離開到體育館練球,但我都會趁著打鐘時,偷跑到球館趕緊拖地、準備球具,有時學長來的時候,我早就把全場拖完了,但有時候會被教官抓住… 。」



問及懲罰方式時,延龍說:「有次教官很嚴肅地問我為甚麼要那麼早去球場啊?結果我想也沒想的就跟他說 『我想趕快練球才能進步!』弄得教官很無奈只能放棄處罰我,苦口婆心地跟我說你不要在偷跑了!」







跟著哥哥高立融腳步選擇花體的劉延龍,抱著不吃苦就枉費來球隊的心態盼能跟上學長們腳步,早日拿到自己的球衣!



高一公布12人名單時,劉延龍如同接到晴天霹靂的噩耗。

『怎麼沒有我!』上上下下看了名單不知道幾回,頓時眼眶泛紅,不知所措,

請繼續往下閱讀

還記得那時晚上躲起來偷哭了兩個禮拜!



原住民樂觀且願吃苦的天性,在劉延龍身上顯得格外天真又直率,振作後的他恢復以往的熱忱與執著,更加投入於球場,終於讓他在高二拿到12人,但高三學長七人穩站先發位置,加上甲級戰場實力堅強,使得延龍並沒有太多可以施展拳腳的機會!



本想高三可以大展身手的他,卻在此時半月板破裂、十字韌帶斷裂…,開刀時伴隨他的是緊張與不安的情緒。都努力了這麼久為甚麼會在這個時候受傷,劉延龍恨不得時間從來一次,讓他更加保護自己。



「以球場面,劉延龍真的是一名很可惜的球員;但若以結果論來說來他學到的,甚至精神層面比任何人都來要來的扎實且堅持,換著面向來看,受傷後的他轉當球隊每個人的心靈導師,換一種方式來幫助來珍惜他愛的花蓮體中! 」



高三最後一場與后綜高中那場,莊教練與葉教練選擇讓他上場,儘管抱著傷痛,但劉延龍仍在場上盡力奔跑追逐,因為他清楚地明白,這最後三分鐘是教練特別留給他的畢業禮物!





這是花蓮體中,離晉級最遙遠的一屆,但卻是每個人心中最真摯的故事與情感!







因家裡的狀況,目前在大學與當兵折一做選擇的他,盼在高中畢業前,善用經驗為團隊建立更良好的風氣,幫教練群分擔重任。

請繼續往下閱讀



「我們共同努力的目標。」





最後劉延龍想說:

「謝謝子毅教練跟書瑋教練,在我受傷最低潮的時候陪著我,給我鼓勵以及安慰,即使很多比賽不能打但你們仍會讓我跟著隊伍一起去比賽,也會時常督促我要好好復健,能在你們的麾下成長,讓我覺得無比幸運,學了很多除了籃球以外的事情,尊重他人、孝順長輩、尊師重道,這些都是兩位教練無私地教導我覺得只能用辛苦了來對您們表示這三年的敬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