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灌籃高手,也是地產大亨」Pat Connaughton 不為人知的副業

每當Pat Connaughton切入禁區,總能從他的動作中看出滿滿的勁爆體能。雖然他只是一名公鹿隊的替補後衛,但身為少見的白人扣將,Connaughton代表母隊參加全明星週的灌籃大賽,並且展現他優異的身體素質。

他熱愛為公鹿效力,以至於決定在此落地生根。與單純在密爾沃基地區購屋的隊友不同,Pat Connaughton走得更遠:他拆除了一個破舊的連棟公寓,取而代之的將是一棟四層樓的公寓豪宅。

「我想要永遠持有這棟房產。」年僅27歲的Connaughton在走進這位於街角的連棟公寓時說道,這棟公寓坐落於北密爾沃基的東納普街,距離公鹿主場賽館Fiserv Forum僅僅幾個街區。

新居目前仍處於拆除的早期階段。 工人們正在拆除牆壁,地板上覆蓋著碎石。 但是Connaughton已經看見了未來:一棟由三個單位組成的建築,裡面將充滿現代化的便利設施,頂層會是超過3000平方英尺的豪華公寓,他計劃將此頂層作為自己的家。 想成為他的鄰居嗎? Connaughton將會把另外兩個單位出租。 (公鹿的員工來租,應該有折扣吧?)他希望在仲夏之前完成此建案,如果公鹿贏得總冠軍,遊行隊伍就可以從他的新居出發。

請繼續往下閱讀


Pat Connaughton purchased this duplex for $325,000 to turn into apartments, but he had faced some opposition from locals who wanted to preserve the historical look of the building.
Pat Connaughton以32.5萬美元的價格購買了這套複合公寓,以改建成公寓,但他面臨一些當地人的反對,他們希望保留該建築的歷史外觀。(Photo Credit: New York Times)
Pat Connaughton表示:「我將舉行一場喬遷派對。」

一些運動員私底下將音樂作為第二事業。有些人則涉獵時尚,電影或科技業。 Connaughton透過他的開發公司Beach House LLC將發展房地產作為他的第二事業。他的父親Len是副總裁,兒時的朋友Joe Stanton則是專案管理總監。

延伸閱讀:專訪 Patrick Patterson 西進雷霆的原因,以及他的暑期電影實習

延伸閱讀:時尚界超級新人,Dwyane Wade的設計師夢想

Connaughton為拓荒者征戰的三個賽季裡,他的公司在俄勒岡州波特蘭擁有四處物業,並已銷售出此四處物業外的兩個物件。大學期間,Connaughton在聖母大學除了同時籃、棒雙棲之外,他的副業Beach House公司在此也買賣了數棟房產。而在密爾沃基,他有兩個項目正在進行,包括公鹿主場附近的公寓大廈。 Connaughton以32.5萬美元的價格購買了這棟閒置數月的房產,他預計重建將再花費80萬美元。

請繼續往下閱讀

「我每週要去工地三到四次。」Connaughton目前正在密歇根湖濱水區附近租一棟高層公寓。 「但是Joe(該公司的項目管理總監)是我的室友。 所以我每天都會得知最新進度。」

Connaughton正在整個NBA宣揚:「磚瓦與水泥,是不會消失的有形資產。」(brick and mortar, of tangible assets that won’t disappear into thin air.) 自他在拓荒者展開職業球員生涯以來,已有超過六名球員成為Beach House LLC的投資者。

「練習後,我會有一些商務會議,而更衣室裡的傢伙則在想:『你要去哪裡?』球隊中一些與我較好的隊員也會想知道:為什麼我在聯盟五年卻什麼都沒做的時候,這個二年級的傢伙已經在用他的薪水拓展自己的副業了?」

Connaughton從父親那裡學會了做生意,他的父親在波士頓地區擔任總承包商和開發商30年。十幾歲的時候,Connaughton會在工地現場拖拉木材和石膏板──當時他並不是很喜歡這份工作。 但是,在在聖母大學主修業務管理時,他看到了該領域的未來。

請繼續往下閱讀

他現在將房地產作為他的長期事業。Connaughton上個賽季以一紙340萬美元的兩年合約加入公鹿隊,這筆金額對一般人來說足以過上豐沃的生活;但以NBA的標準來說,對於一個選秀第二輪被選進的球員,這價碼幾乎是低到不能再低,所以房地產不僅是Connaughton的嗜好,更是他的生財之道。

他說:「這就是我要做的,也是我一生的志業;但我認為最酷的是:NBA的其他球員也有興趣。」

Connaughton為拓荒者效力時,他是眾所皆知的「桑拿黑手黨」成員。正如拓荒者主力後衛C.J. McCollum接受採訪所說:「老兄,誰會經常去蒸汽室啊!他們在裡面進行了許多廣泛的『蒸汽房談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