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樂上癮症候群」Nikola Jokic,每天三公升可樂的東歐小胖

對於Jokic來說,這應該算是一種「成癮」吧。就他愛好「可樂」的程度而言。

通往All-Star的道路上,金塊當家球星Nikola Jokic極力維持並改善自己的體態。與ESPN記者Zach Lowe的採訪中,他表示這些成果,必須歸功於球隊的「力量與狀態調整教練」Steve Hess和Felipe Eichenberger。

當年一天兩次的健身排程確實是有幫助的,教練們的辛苦絕非徒勞,不過,在訪談中Jokic也提及了自己從前的「生活型態」--並且算是「有害的」那種。更精確來說,就是造就他「阿肥」體型的元凶之一。


分享自冰友來看球,畫師為礦區鮪魚
分享自冰友來看球,畫師為礦區鮪魚(2020),感謝原作者授權。
Q:聽說你以前的你每天要灌一加侖的可口可樂,這件事是… … 真的嗎?

Yeah,大概是三公升左右吧。現在想想,真的是滿多的。

Q:哇喔… … 你起床後大概隔多久,會喝掉你當天的第一杯?

請繼續往下閱讀


不會在早上耶,因為我們早上要練球,然後我在那之前從來沒有喝過。但在練習結束之後,就是一杯接著一杯。我就是停不下來。

Q:那現在你還會用可樂「買醉」嗎,還是你已經成功戒掉了?

在過去一年半,我一滴都沒沾過。在來到丹佛的班機上,我喝了目前為止的最後一杯Coke。

Q:那這樣有任何戒斷症狀的頭痛嗎 (註:withdrawal headaches,因為可樂中含有咖啡因)?

沒,什麼都沒發生。這過程滿簡單的。事實上,在那之後我感覺很棒。知道我不需要可樂也能過活,是一件很美好的事。




在CBS的短篇報導中,作者還不忘偷偷調侃,「當Jokic生涯第一次入選明星賽時,他應該為自己辦個可樂趴慶祝一下」。事隔多年,這段訪談看來格外有意思。

只不過,根據礦區鮪魚所說:「… … 記得沒錯的話, Jokic 的瘦身計畫在那季結束後就破功了,而他也在下一季達成了年度最佳陣容的里程碑」。這麼看來,我個人覺得他「復胖」這點,並不是幻覺。

Jokic除了籃球,還嘗試過許多運動--卻仍常常跟「過重」(obese)畫上等號,教練們也都曉得他愛吃甜食的習慣。據說到了17歲,他一個伏地挺身都完成不了。那時他身高7呎,重達300磅,是塞爾維亞當地的職業球員。

有著如此「傳奇」的可愛過去,以下我們將繼續帶來ESPN與Jokic的訪談,了解他的童年、飲食,與成長過程中的小秘密。


請繼續往下閱讀


「想成為第一中鋒嗎?先從喝可樂做起吧。」- 鮪魚,2020

Q:來到丹佛之後,你真的減重超多的。我知道美食(對你有很大的誘惑),最難割捨的部分是什麼?

食物嘛,我想說的是,我以前吃的呢,其實也都是再普通也不過的東西--雞肉、米飯、肉類。但在我的家鄉,我們的烹調方式是不同的。這裡的食物沒有「家」的味道,我需要的是那種口味,唉。

但這某方面來說也幫助到我,包含體能教練Hess跟Felipe在夏天為我所做的一切。這些都讓我在進入NBA前有了充分的準備。我真的很高興有他們協助我。

Q:你一定很想念cevapi吧。

沒差啦。反正我們現在這裡也沒有好吃的cevapi。



(註:cevapi在維基被譯為「切巴契契」,是由三種肉類混合而成,類似香腸的碎肉捲,在前南斯拉夫地區相當受歡迎,被視為塞爾維亞的國菜)


Q:有傳言說,你在家有「庫存」塞爾維亞的肉品,以免突然想吃的衝動(get a craving)。

Oh,當然啦。拜託喔,這是一定要的吧。 但我最最想念的是燉魚(fish stew),在它旁邊還配有一些麵食(pasta)。如果你有來塞爾維亞,一定要試試看。

Q:嗯,這麼聽起來的話,這項餐點應該在這裡開放給你吃(註:球隊當時可能有對Jokic進行飲食控管)。

Yeah,但我覺得這裡應該煮得不會很道地。我猜的啦。


請繼續往下閱讀



Q:在準備採訪你之前,我其實不曉得,但資料顯示你小時候非常熱衷輕駕車賽(harness)。這裡還有一些你去賽車的照片,坐在小小的車子裡。你怎麼產生興趣的啊?在你家附近有賽道是嗎?

在我老家,賽馬(車)是一項流行,所以我某一天就去試了。那種帶給我的悸動,就像是「Wow,我真的很喜歡這個耶」。

我愛上了馬匹的美麗,也愛上了競速時的緊張刺激(adrenaline)。當你駕著馬,而另外也有人從你耳邊呼嘯而過時,那種感覺真的是很驚人。

就是會感覺得到這些,我能感受到地面的震動,實實在在、真真切切感覺到馬蹄踏在地面上,所帶來的真實感。

Q:那你的身高,最終會造成(你享受這項運動)的阻礙嗎?

我是覺得,把後面要用來載我的馬車(carriage)改得大一點,就可以啦。